穆于歸

微博同名

© 穆于歸 | Powered by LOFTER

JX3丨国殇(莫可)

※旧文存档


莫雨推搡着闯进营中的时候,帐外的积雪已逾半尺深了。

理论上若是未经坛主许可,擅闯军营乃是掉脑袋的罪过,然而仅凭这两位身着蔚蓝色战袍的七曜判姑娘的身手,去抗衡位列十恶之一的小疯子莫雨,哪怕人数再多上十倍也无疑是以卵击石:莫雨没有伤她们性命,只是点了穴道扔在雪地里,眼睁睁看着他大摇大摆地进了浩气盟驻地的大营。

在此之前,莫雨曾披星戴月赶了许久的路,中途跑死了三匹快马,连闯过四道关卡方得以立于此地,虽身手利落不减当年,但依旧难掩满面的倦色。莫雨数日未经梳洗的面容黄如金纸,一双沉寂如死水的眸子黯淡无光,就连下颌上也积了薄薄一层青色的胡茬,好似他裹着的大氅上满溅的泥点。而原本雪白的...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贰 漏断(二)

※主CP、本节出场:一目连&御馔津

前文链接:http://muyugui9216.lofter.com/post/1cbe7691_12e9b3850


“如果是别的人问起,说神明也会感到恐惧吗,我想我不会承认。不过既然是你,我也不再是风神了,那么但说无妨:我曾经因为失去信徒而恐惧地夜不能寐,每每想到即将孤独地消失在这世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世间再无人知晓我的存在,和我对世人的赤诚之心,便感到窒息般的痛楚。恐惧如影随形,我惶惶不可终日,身体却一天天虚弱下去。也便在那时,我明白了自己并非如设想的那样无私,却又因我到底不是个正统的神明,而接受了自己的软弱。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贰 漏断(一)

※主CP:一目连X御馔津;原创角色(子代)预警

※本节出场:一目连、玉藻前;含藻巫

前文链接:http://muyugui9216.lofter.com/post/1cbe7691_12e964878


阴阳师晴明的庭院玉藻前虽然来去自由,深夜造访也是头一次。是夜月华如水,将院子里的花草木石浇了个透,和着周遭一两声稀疏的虫鸣,淙淙流淌着不知疲倦。玉藻前踩着快要漫过脚踝的月光,远远地看到了他此行的目的,不禁放慢了步子,在不远处站定,似是不忍打破那人沉醉在回忆中的片刻放纵。

一目连却睁开了眼睛,那是汪在夜空下依旧泛着粼粼波光的湖,定定地注视着来人,全没了白日里初遇时的病态与慈爱,但他的无...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壹 孤女(三)

※主CP:一目连X御馔津;原创角色(子代)预警

※本节出场:一目连、晴明、玉藻前;含藻巫

前文链接:http://muyugui9216.lofter.com/post/1cbe7691_12e778e51


晴明背后霎时渗出一层冷汗,心下不由叫苦,好似半个身子都浸在了冰水中似的,只觉得喉头发紧,下意识哑着嗓子陪笑了两声,却又觉得如此仿佛成了不打自招,只好强打起精神“直视”玉藻前:“世间万物循理而生,阴阳之理即所谓命运。何为不该来?作为阴阳师,我无法理解你的意思。”

“阴阳师,哈哈。”玉藻前干笑着走上前来:“我曾以为我确实无法认同人类的想法,如今看来,以卵击石的不仅仅只有人类。人类也...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壹 孤女(二)

※主CP:一目连X御馔津;原创角色(子代)预警

※本节出场:一目连、晴明、玉藻前

前文链接:http://muyugui9216.lofter.com/post/1cbe7691_12e64e59b


星念甫一降生便失去了母亲,尽管后来辗转被送还回了她父亲手里,女婴约摸已有岁余,身量似是还未满月。阎魔封印她的灵魂固然是出于谨慎,否则藏匿高天原的稻荷神及其后人,单这一条罪名足以连累冥府上下老小,也是阎魔征求御馔津意见后的权衡之举,一目连却没法不觉得自己亏欠妻女良多。如果不曾与她说过那许多话,她现在应当还是温柔却也不失勇敢地在探寻真相的路上踽踽独行着的吧,至少,她应当还活着。然而,一无所知...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壹 孤女(一)

※主CP:一目连X御馔津;从本章起原创角色(子代)预警

※本节出场:晴明、判官、一目连

前文链接:http://muyugui9216.lofter.com/post/1cbe7691_12e48bf08


传闻,阴阳师晴明有着白狐的血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母亲的影响已经日益熹微,倒是他身为贵族的父亲留下的庭院,成了一处物怪与幽冥的庇护所。阴阳师晴明的名号,也便这般日渐响亮了起来。

但无论如何,身为“人类”且寿数未尽的晴明,有朝一日被冥界的使者找上门来,虽事出有因,也早做过打算,到底还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只是晴明的不快在他的式神此前为京都乃至三界做出的牺牲前显得有些难以启齿,晴明轻...

阴阳师手游丨礼魂(楔子)

※主CP:一目连X御馔津;副CP及其他预警(如果有的话)会分章节标明

※本节出场:御馔津、阎魔


冥界外围乍看上去与别处并无差异,但阴风透骨,卷集着泠泠的水汽,纵使往来的以往生者居多,也叫“人”不免胆颤。隔绝了生死的冥河潺潺流淌着无从来处也不知去路,水流湍急,泥淖中不知陷着多少副枯骨,可阎罗殿后那一大片接天的彼岸花田,倒也因此盛放。游历至此,景观已与隔岸迥然不同。

彼岸花田的主人是个不好相与的角色,饶是冥界之主也敬她三分,彼此互不干涉,千百年来不曾交恶。“还不是阎魔大人宽宏大量……”艄公咕哝了一句,又让孟婆抢过了话茬:“当然啦,阎魔大人治理有方这是大家公认的,可她的脾气却是古怪的很,待...

脖子以下都删了

PAL 6丨洛埋名X藏锋 短篇三则

存档


※其一

洛埋名约摸有一整天不曾见过藏锋了,尽管说起来还是他亲手挂上的铁将军。年久失修的两扇柴扉虚掩着,门闩正中垂着的一道明晃晃的铁链累地整间柴房摇摇欲坠,像是经不起任何一阵风吹草动的侵袭似的。彼时尚不及篱笆高的洛埋名在距柴房五步之外站定,原本他已尽可能地放轻了步子,却仍旧捕捉到了被他幽禁在柴房内的女孩儿戛然而止的抽泣声。

藏锋这丫头,着实机警地过了头。若非他自己已然是个怪物,若非今日碰巧被他隔墙撞见了她的软弱,否则以他洛埋名的手段,怎么也要好好治治这女孩儿的犟脾气,非逼地她向自己低头服软不可。

洛埋名抖开折扇,煞有介事地轻抚过扇背上的烫金纹烙。他生得瘦小,一柄寻常折扇被他把玩...

2018 上海卷丨铸心(贞组薰嗣)

※《铸心》为《仙剑奇侠传六》游戏原声

※搬运重发,有部分修改

※感谢 @万相 配图


曾经空荡荡的更衣室冷不丁多出了个同病相怜的伙伴,很长时间以来,碇真嗣都未能习惯。何况还是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家伙,却找不到任何借口回避,这足以令他感到苦恼。但当事人对此像是没有丝毫自觉似的,“你是在害怕我吗?”上扬的嘴角带着十足的挑衅,真嗣落荒而逃。

为什么会害怕同为人类的……第五适格者?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也不应有答案,真嗣疑惑归疑惑,终究缺乏刨根问底的勇气,浑浑噩噩像这样互不干涉也就罢了。可对方未必做的是同样的打算。“别动,”渚薰一贯笑着走上前,肉眼可见的少年颈后因为突然逼近的...

1 / 4